今天是2022年2月10日 星期四,歡迎光臨本站 安徽藍寶石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網址: www.tattoo17.com

                            行業動態

                            “內容為王”的時代,注水劇《香蜜》 還能看嗎?

                            文字:[大][中][小] 2018-8-30    瀏覽次數:560    

                            電視劇普遍注水,在2010年前后開始成為一種現象。2009年時,國家廣電總局曾下達過“瘦身令”,要求電視劇集數一般不要超過30集,但“瘦身令”收效甚微,一些長篇電視劇的成功,使得業界達成了“電視劇越長越賺錢”的默契。

                            新《還珠格格》99集、新《水滸傳》86集、《甄嬛傳》76集、《隋唐英雄》120集、《天天有喜》91集、《羋月傳》81集……時到今年,五六十集以上已成電視劇的標配,例如近期已播出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延禧攻略》,還有正在熱播的《如懿傳》更是長達90集等。

                            《香蜜沉沉燼如霜》嚴重注水

                            編劇團隊互甩鍋,“陰陽劇本”曝光

                            作為2018年第一部在衛視黃金檔開播的古裝劇,《香蜜》的開端頗為引人艷羨,收視破一,穩居暑期檔第一位置,評分連連走高,引發一眾香蜜女孩充當自來水,可謂是口碑好收視率高的古裝佳作??上]過多久,情況就日趨之下了,各種紕漏頻頻出現!

                            按理說,這部劇的出品方完美影視也算是業界資深企業,不該出現這么多狀況,但仔細一看,《香蜜》的承制團隊其實是完美影視旗下的劉寧工作室,也就是該劇總制片人劉寧自己的公司。劉寧于2007年加入完美世界,成功主導并推出大型游戲《神鬼傳奇》、《降龍之劍》、《神鬼世界》等優秀游戲作品。在游戲方面頗有成績的他,今年推出了其個人工作室于2016年3月成立后的第一部大劇《香蜜》,因此出現這么多的問題也就不足為奇了。


                            《香蜜》總制片人 劉寧

                            該劇播出后沒多久,在收獲好評的同時,遭到大批觀眾投訴,原因是該劇在電視臺、各大網站的預告片不僅不一樣,而且把這些預告連起來看,下一集的主線劇情就基本劇透光了,這還讓觀眾看什么?針對這一問題,該片制片人劉寧很快通過個人微博給出回應。8月16日,他發文稱已經協調了電視臺和三家視頻網站,即日起統一預告片內容和時長。

                            有網友說:“如果說別的電視劇常有爛尾現象,那《香蜜》真真是從胸部以下就開始爛了?!?


                            《香蜜沉沉燼如霜》改編自同名仙俠小說,由楊紫、鄧倫主演,憑借著精良制作和演員們的扎實演技,這部“甜又虐”的仙俠愛情故事收獲了一批來自原著粉和非原著粉的“自來水”,在暑期檔劇集扎堆又是衛視上星的情況下,播放數據依然“能打”,豆瓣評分一度達到7.6,在古裝玄幻劇中已是非常難得。

                            而劇集過半,劇集口碑卻開始走低,評分也降到7.3。令很多觀眾不滿的是, 從二十多集之后,主角旭鳳和錦覓的戲份突然減少,女二鎏英和男二潤玉的戲份卻逐漸增多,尤其是反派潤玉的戲份開始“力壓”男主。


                            在某視頻應用推出的“只看主角”功能中,男主的戲份“少的可憐”,平均一集只有三、四分鐘。甚至在第29集,男主和女主的戲份加起來不到三分鐘,第30集中,只有四分鐘。


                            《香蜜》第29集,鄧倫和楊紫的片段總共只有不到三分鐘

                            有網友統計,目前已播的內容全部加起來,鄧倫的戲份一共有103分鐘,而羅云熙飾演的男二號居然達到了154分鐘。

                            而在這些主角“下線”的劇集中,故事開始偏離主線,加入了大量關于男二的成長經歷,因此有很多觀眾們懷疑這部劇劇集“注水”,網友直呼該劇應改名為《潤玉傳》。因此該劇的口碑和收視率迎來了斷崖式下跌,豆瓣評分急劇下降。

                            8月24日,飾演男二潤玉的演員羅云熙的工作室發布聲明稱,“一部凝結了眾人心血的好作品,不該被有心人挑唆的爭端所污染,用心付出表演的演員亦不該被無端造謠?!?


                            但是,由男二戲份增多引發的原著粉、劇粉、明星粉絲之間的爭論,還在繼續。

                            劇情注水嚴重

                            兩個編劇團隊上演“羅生門”

                            關于《香蜜》主角戲份變少,曾有人向小說原作者詢問,原作者表示:“我也想看,但是由不得我?!绷硗?,在電視劇的片尾演職人員介紹中,出現了兩個編劇團隊。

                            網友還發現,A組編劇團隊中的徐子善曾發微博,說去年8月時正寫到潤玉“黑化”的戲,而事實上,6月份時演員們已經進組拍攝。

                            8月16日,制片人劉寧發文,稱副線劇情的存在對劇中大事件發展變化有推動作用,“不可缺也不可取代”。

                            8月24日,A組編劇團隊成員,微博簽名為“香蜜總編劇”的馬佳發出《致香蜜女孩的一封信》,稱現階段的播出集數中幾條故事線的并行,讓觀眾產生了男女主角被弱化的觀劇體驗,之后的劇集中會有所改善。


                            第二天,有劇粉就加戲一事向B組編劇團隊的張鳶盎求證。張鳶盎承認自己劇本遭“注水”,交付劇本后被甲方的責編團隊拿去進行擴展,開播后才知43集劇情拉長到了60集。隨后,“陰陽劇本”的話題傳開,一時登上熱搜榜。


                            緊接著,該劇的戲外劇情越演越烈。這番說法隨后遭到了制片人劉寧的否定,他在與網友的聊天中炮轟張團隊的劇本“無法形容”,“潤玉戲更多”、“寫成那個爛樣子”,還放出了劇本的鏈接供網友自行下載比對。


                            8月27日中午,張鳶盎發文曬出記錄稱,她和團隊最初合同簽署的是36集劇本,得知委托方拍成50集時,還無償加到43集,并列出相應統計,稱目前其團隊的劇本的使用量占比達到77.9%以上。


                            不僅如此,張鳶盎還截圖指出制片方侵犯署名權,明明自己是主筆編劇,在電視劇的字幕上,總編劇換成了馬佳,自己和自己團隊的名字,都被排在片方另外三位編劇的名字后面?!霸谖覀儎”竟ぷ鞯?0個月里,沒有一起進行創作的人掛名了總編劇,幾位沒有過任何劇本作品的甲方責編甚至制片人署名在我們編劇團隊的前面?!?


                            張鳶盎隨后回應:作為委托創作者,自己是沒有權利發劇本的,很欣喜能有劇本出來讓大家看到。但是和團隊進行比對后發現,這并不是他們提交給片方的終版劇本,而是修改過程中的某一稿。

                            27日晚,A組編劇團隊的馬佳在再發文《張編劇,你可曾愛過香蜜》。文中直指張鳶盎在創作《香蜜》時,還在寫著另一部電視劇《沙?!?,更列出替換編劇團隊的三大原因:1、張鳶盎團隊的劇本很爛;2、態度不認真;3、自己的編劇團隊得到了原著作者、導演、演員的認可。


                            但從馬佳這篇微博下面的評論來看,網友們顯然對這一說法并不買賬。


                            張鳶盎自然不能忍,隔空回復“馬制片,你不懂愛”。這里要注意,為什么張鳶盎稱馬佳為馬制片,而不是馬編劇,主要原因還是一開始馬佳是以制片的身份和張鳶盎團隊進行對接的。在這次的回應中,張鳶盎直接貼出了過往就這個項目和馬佳的微信對話。


                            連續一周多的時間,雙方各執一詞,這場有關劇集注水的爭議,演變成了編劇團隊之間的“羅生門”,至今還沒有結果。

                            不過,27日晚有網友稱,在江蘇衛視播出的內容中,潤玉的戲份有所刪減,內容回歸到錦覓主線中,觀眾在江蘇衛視的官微下評論說,對劇“重新燃起了希望”,經歷了幾天的收視率下降后,當日《香蜜》的收視率也回升到了1.8。

                            關于此次“注水”的爭議,網友評論,自己氣憤的并不是對男二的瘋狂加戲,而是在豐滿男二人設的同時給男主的人設太薄弱了。男二的成長歷程、內心戲都非常豐富,但男主卻沒有重點介紹,是一種“本末倒置”。在編劇團隊之間漫長的爭論中,36集、40集、50集、60集、63集幾個數字頻頻出現,原小說加番外共30萬字左右的小說,與如今的體量相比,很多觀眾表示不理解。

                            資料顯示,在2017年2月,《香蜜》備案的公示表顯示劇集數為50集。而在12月公布的全國電視劇月報備案通報中,《香蜜》的集數變成了60集。這則通報中,還有不少劇集都顯示延長了集數,例如黃軒、楊穎主演的《創業時代》從40集變更為60集。


                            2017年12月公布的全國電視劇月報備案通報中,《香蜜》從50集變為60集。

                            一部電視劇的投資較大,而電視劇是按集售賣,因此拉長集數能夠給片方多收回一些成本,而在演員們檔期有限且成本較高的情況下,電視劇“注水”的表現就是給副線的演員加入很多額外的劇情。但是,劇集的“注水”,消耗的不僅是觀眾的耐心,也是劇集自身的質量和前期積累的口碑。過于冗長的劇集再加上周播形式,會讓很多人失去耐心。很多網友評論說,這些注水劇集經常在中段后垮掉,真情實感地追劇和安利最后變成了“打臉”,在面對下一部同樣過長的劇集時不得不小心翼翼。

                            電視劇集長本沒有問題,但最重要的是內容應該扎實,經得起推敲。

                            影視劇“注水”

                            追根溯源是何原因

                            電視劇集體拉長篇幅,是復雜的外部環境以及趨利的內部元素造就的。在外部環境方面,因為電視劇是最為大眾化的文娛產品,所以在監管方面幾乎是全方位的。一部戲投資巨大,如果不能上星播出,那么出品方將會遭受巨大損失。因此,尋求題材、類型上的安全性,成為出品方與創作群的首要任務。在確保選題成功的基礎上,拉長篇幅某種程度上抵消了一部分出品方在產量方面的野心,“做一部,賺一部”成為電視劇制作公司的最高追求。

                            無法適應外部環境的變化,也使得創作群體失去了創作自信。在資方與播出平臺掌控了電視劇產業兩端的話語權之后,電視劇創作群體往往是在被動的情況下完成內容制作,對于創作者而言,拉長集數并不算嚴格意義上的創作問題,而是一種技術問題,通過設定不重要的人物角色,配備一些無意義的口水臺詞,重復表現一些情節事件的戲劇性,就能輕而易舉地實現劇集的拉長目的。創作群體對文本質量的保障方面,失去了反抗能力,但在同時卻承擔了因為注水而招致的更多罵名。

                            注水的最大受益者是投資方。對于電視劇制作而言,演員的檔期,布景成本,全部人工支出,后期制作費用等等,都是經過計算后的投入,后期把40集剪成五、六十集,只需要一些技術手段就能實現。促使電視劇集體注水的一個客觀原因是,電視臺購劇的方式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按集數購買,在電視劇價格一直直線上漲的情況下,拉長集數抬升全劇的購買總價,成為一個不可抵擋的誘惑。

                            觀眾對低質量電視劇的容忍,很大程度上是注水劇泛濫的原因。

                            這兩年來被嚴厲打擊的“購劇潛規則”,也暴露了播出渠道對注水劇的縱容。對于電視臺來說,長劇也有諸多好處,比如增加觀眾黏度,擴大電視劇貼片廣告帶來的收入。觀眾的不滿聲音,在出品方和播出平臺看來并不算一件嚴重的事情,只要注水劇形成了一定的話題熱度,批評反倒會為劇作帶來更多的眼球關注,從來沒有一部長劇因為觀眾對注水部分的不滿而停播,這也使得出品方在生產注水劇時心安理得、理直氣壯。


                            同樣被指責為注水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也是大熱劇

                            觀眾對電視劇的低要求,也是注水劇“猖狂”的原因所在。在我們的流行文化當中,電視劇儼然已經成為一種無意義的消遣品。從電視劇中尋找文化承載或者思想功能,會被當作一個笑話來看待。在整個文娛產品的鄙視鏈當中,電視劇僅比網劇好那么一點點。受到社交媒體的影響,觀眾對電視劇的消費行為,已經由內容故事轉向了周邊,小鮮肉、CP、基腐元素等等,成為一部劇的最大看點,包括《人民的名義》這部嚴肅的劇也不例外,觀眾津津樂道地制造了幾乎脫離于劇情之外的互聯網娛樂。

                            以小鮮肉為核心,注水劇找到了最大的生存依據。投資方一方面批評小鮮肉的天價片酬,另一方面又不遺余力地爭奪小鮮肉出演作品。有沒有小鮮肉出演,也成為購劇平臺的主要參照。如何抵消小鮮肉天價片酬帶來的成本壓力?除了注水之外,投資方利用小鮮肉制造概念、拉升相關金融產品的熱度,也是小鮮肉的“價值”所在。所以,批評注水劇,焦點不能放在小鮮肉身上,小鮮肉不過是被用來分散觀眾對內容質量關注的一個工具,利用小鮮肉的影響力來推銷注水劇,才是投資方真正的愿望。

                            解決注水問題,需要從多方面入手

                            放開創作尺度。杜絕電視劇注水,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因為牽扯到各方的利益,也會是一個復雜的過程。從監管層面講,最理想的狀態是主管部門在創作尺度上,能像對待《人民的名義》那樣給予更大的空間,以此激活創作者的潛在能力,讓講“好故事”的欲望來主導整個創作過程,并且讓創作群體手握“好故事”,來強化與資方、播出渠道的談判能力,內容質量是個根本性問題,產業內外都應該對創作群體給予更多的尊重。

                            播出限制。當然,從產業發展角度來規范電視劇制作,也有很多的辦法。比如在銷售方面,可以松開優質電視劇的播出限制,讓好劇通過多平臺播出、多渠道運營,來獲取與其質量相匹配的收入。前不久傳出“一劇四星”的消息后業界一片歡呼聲,就傳達出整個產業的愿望——通過好產品賣出好價錢,還是“站著把錢掙了”的好辦法。

                            引入競爭。在購買方面,電視臺可以嘗試不再用老一套的衡量辦法來給電視劇定價。比如,最起碼可以不按集數定價,而是按照電視劇質量、電視劇播出后的收視率預測、電視劇話題延展空間給播出平臺所帶來的隱形收益等方面,給出一個合理的購買價。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一個電視臺通過播出注水劇一年可以掙10個億,但每部劇口碑都不好,從長遠看,這個電視臺是會失去觀眾群的。而另外一個電視臺如果堅持播出好劇,只掙了5個億,可這家電視劇的品牌號召力會逐漸形成,其主辦的其它節目,以及對廣告商的吸引力,延展性商業活動的收益,將會遠遠高于只播注水劇的電視臺。

                            在“內容為王”的競爭時代,擁有好作品和好口碑,才有資格成為最終贏家。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向上]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1

                            在線客服2

                            在線客服3

                            24小時服務熱線:

                            18955191847

                            請掃描二維碼
                            打開手機站

                            免费裸体黄网站免费看